刚毕业那会儿,我在出租屋后面那条街买盒饭,我感觉那个盒饭极有可能是地沟油做的,而且肉竟然是人造肉。但是人家便宜,所以我得吃。那时候我就没有养生意识,没有食品安全意识,因为穷。

毕业几年之后,我得吃健康的东西,尤其是给家人买的时候,我绝不会买不安全或者有嫌疑的食品。因为条件允许了。

社会发展越来越快,每天都有人条件在变好。依然也有非常多的人对价格敏感。消费力有强有弱,不同的人需要不同的选择。

我是一个中药农业从业者,这些年跑了很多中药材的生产基地,也认识很多种药材的农民。有些公司加工规模比较大,引进了高级的设备,形成了加工规模和标准。

但依然也有很多农民加工户,在家里拿一把菜刀或者一些简陋的机械在切制药材,他们没有很好的条件保障卫生,防虫防霉依然是靠熏硫磺。

生产力有强,也有弱。

我以前经常收集中药材加工的技术文档,有一些早期的文档里面会教一些熏硫的技术,近些年已经很少有教人怎么熏硫的文章出现了,毕竟那是落后的生产力。在那个时期,熏硫是一种技术。

2015版药典开始对二氧化硫残留量进行限制之后,总体上这个行业熏硫磺的情况有所好转,滥用的情况越来越少。但是硫磺熏蒸中药材仍然是普遍存在的现象。生产者需要降低成本,消费者也需要降低成本。

我经常在公开场合反对熏硫磺。但其实,关于熏硫磺我是有我自己的态度,我之所以顽固的反对熏硫磺,是因为在生产圈这种声音太少了。单其实我知道,如果全面禁止熏硫,在现今不平衡的生产力的情况下,很多药材将会腐烂掉。

圈主 管理员

待审

热门评论
:
讨论
    阅读剩余条回复 加载中...
没有讨论,您有什么看法?
图片审查中...
我的回答: 最多上传一张图片和一个附件
x
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