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忆一下我的2011年

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,然而我们经常忘记过去,忘了自己到底是谁。

2011年是茯苓网开始的年份,那时候我还处在懵逼状态,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。我现在才发现,写日记是个很好的习惯,可以提醒自己去回忆过去,去反省自己。可是那时候我还没有写日记的习惯,真可惜。

01

2011的故事

2011年之前,我在合肥混各种各样的事情,没有一样做得好的。

我是个眼高手低的人,有很多宏大的想法,但是做起来又总是不灵。那时候我不愿意承认自己的能力不行,总想要去证明点什么,其实那恰恰是一种无能的表现。

现在我还是还是有很多想法,只是这些想法会在我脑袋里面过滤和沉淀,我经常反省自己,头脑发热的可能性降低了很多。但有时候还是会发热。

我知道、并且愿意承认自己能力有限,并且在寻求帮助的时候大大方方的承认自己不行,需要帮助。我觉得这是我的觉悟的提升,一个人的能力本来就是有限的,每个人都需要伙伴们的帮忙。

 

01

2011年,我觉得在城里混着没意思,每天上班下班,看不到希望,找不到归属感。

我害怕青春就这么度过,不行,要创业!创业搞什么呢?一拍脑袋,响应我老头的号召,回家搞茯苓。

后来我才知道,那时候我就是一个傻逼。

因为一个成熟的创业者,在哪里都能找到创业项目,在哪里都能找到归属感。他们的内心是强大的,根本不会做回家找爸爸这么low的事情。

我当时的心态,只不过是在迷茫中感到恐慌,急于找到一个突破口让自己安定下来,以为那样会混得容易一些,这和创业是两码事。说白了,就是一种逃避。

现在想想,只觉得很丢人。

幸亏后来我运气比较好,经历了一些机缘巧合,发现了一些有用的东西,找到了适合自己的生存方法。关于这个成长的过程,以后有机会再说,今天只说2011年的事情。

 

03

我父亲一直想让我从事茯苓,他(当时)很看好这个行业。

(其实,如果分析他的心理,可能是因为他自己对茯苓的经验比较丰富,而且除了茯苓他也不懂别的。如果我搞茯苓,他就能比较放心,因为他能指导我,能帮我启动事业。

他的内心可能是这样想的。但是后来我们都知道,这样想是不对的。时代在变化,如果我们的做法不变,就会被淘汰。应该让年轻人按照自己的方式去尝试,抓住时代的脉搏。)

我现在认为我老头当时的看法是比较片面的,虽然他从事茯苓将近30年,很懂茯苓也很懂行业规则。但是他没有站在行业之外去考虑问题,没有和任何一个消费者接触过,不懂消费者想要的东西是什么样子。

茯苓是一种养生药材,作为农民的生产者往往并不懂养生,所以也不吃。他们只知道生产出来,然后卖给收购商。我觉得这个问题就很严重,很多茯苓从业者压根就没有把茯苓当成一个吃的东西在做,在这样的情况下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好的。

我老头懂的茯苓,是一种流通的商品。而我想弄懂的茯苓,是一种食品。

 

不管怎么说,我终于回到了岳西。在我什么都不会、而老头一切都“胸有成竹”的情况下,他给了我一些钱让我尝试做茯苓加工。

 

作坊的场地是我舅舅的一个已经废弃多年的小学。我舅舅把地皮和房子买下来的时候,也没指望这个地方能做什么,正好可以给我任意使用。

搞这个作坊的过程中得到了很多人的帮助,至今仍很感谢他们的支持,他们的友善。

这里的生活条件和卫生状况非常不好,其实并不适合去生产一个用来吃的东西。但是我们当时没有想那么多问题,对一个行业从业者来说,茯苓只是一个商品,而不是一个食品。

很多人都是这样想的,我们当时也是这样想的。所以我们当时并不认为有什么不妥。

这是场地所在地对面的山。突然发现没有拍过场地外景,以后再补。

卫生状况不好的仓库

我一直好奇 “工业碳酸钠” 的袋子能统治岳西茯苓这么多年?大部分人还觉得理所当然。

我们加工的茯苓丁

我们加工的茯苓丁

收养的一条小狗,呵呵。

谁谁谁家的孙子

这一次的加工经验让我具体的了解了茯苓加工是怎么回事,学到了一些基本的知识。

在那之前我觉得加工茯苓没什么技术含量,不过是把茯苓切了晒干而已。但是自己干了才知道,收购一批茯苓按照理想的进度加工好并且还要赚钱,其实是非常难的一件事。

涉及到收购经验,加工技术,资金调配,人员管理,以及许许多多琐碎的小问题。对于当时没有什么社会经验的我来说,基本上茯苓加工搞一遍,对人性都有了不一样的认识。

还好我们搞的不算很糟糕,勉强维持了运营。

 

05

但是同时我也发现了这个行业的问题,问题真的非常严重。

信息如此封闭,生产没有任何执行标准,熏硫磺没有任何人来管,卫生状况堪忧,离我理想中的状态相差十万八千里。

我们当时糟糕的状况并不是我们自己的状况,而是整个行业的状况。

1.我们场地的卫生状况非常糟糕,但是在这个行业里,竟然没有哪一位同行认为有什么不妥。

2.我们的仓库是这个样子,但是也没有哪位同行认为有什么不妥,因为他们大多数都是这样的。

3.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,我们岳西的茯苓都是装在印着“工业碳酸钠”的袋子里,为什么要装在这样的袋子里?为什么没有人质疑这件事呢,我对此感到费解。

工业碳酸钠:长时间接触本品溶液可发生湿疹、皮炎、鸡眼状溃疡和皮肤松弛。接触本品的作业工人呼吸器官疾病发病率升高。误服可造成消化道灼伤、粘膜糜烂、出血和休克。  ——百度百科

4.我们已经学会了熏硫磺。当时我就在想一个问题,熏硫磺可以保存茯苓,所以大家都熏硫磺,但是熏硫磺的量有没有人来制约呢?如果熏的过量了怎么办?问题的答案同样是,不管你怎么熏,就是没人制约。

 

 

 

给TA买糖
共{{data.count}}人
人已赞赏
历史文章

世界,您好!

2016-7-13 23:08:32

历史文章

对用户体验的一点点认识

2016-7-16 0:42:57

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
    暂无讨论,说说你的看法吧